Travellerspoint 提供的旅游博客

日本首相也欣賞的中國詩人

東山

rain

IMG_6170.jpg

如果他還在位, 這幅作品會有不菲的價值.

如果這幅作品放在著名博物館, 也會讓這幅作品提升價值.

這幅作品出自日本首相的手筆, 卻放在這個名不經傳的小鎮, 差不多沒有任何保安措施, 但也沒有小偷垂涎.

小雨點仍不斷淋到地上, 洗擦了房子、樹木、貨車和石板地. 我就這樣走進一條小街, 看見門樓上一個牌扁: 「東坡書院」. 我在牌扁和四個紅燈籠下走過, 中間有一條石塊舖成的小路, 兩旁都是樹和灌木, 有矮矮的假山, 還有一條青色的金屬小橋. 在小路盡頭是一條石橋, 然後是房子. 旁邊有一個月洞門, 通往東坡小學. 最大煞風景的是石橋旁邊有兩台摩托車, 我只可以拍摩托車廣告的照片, 不能拍一些古典的照片.

IMG_6145.jpg

一位大叔和一位老伯穿上背心短褲, 坐在藤製的安樂椅上閒聊, 欣賞雨景. 他們看見我全身濕透, 沒有吃驚的樣子.

老伯看著我:「來吧, 在這裡坐一下.」

「不用了, 謝謝.」我取出手帕擦汗頭上的水.

「你從哪裡來的?」

我告訴他我的來歷, 他沒有吃驚, 只有一點點羨慕. 其實他可能不羨慕, 只是好奇很少香港人來.

老伯輕鬆地說:「去年有一個香港人來這裡, 他連普通話都不懂.」

大叔問我:「你要進去嗎?」

我說是, 然後他便走到售票處, 開了小燈, 我才知道原來在這裡享受閒聊的人是博物館管理員. 我把十塊錢給他, 他給我一張門票, 然後關燈關門.

老伯說:「你可以把背包先放這裡, 等一下再取.」

大叔也說:「對, 你可以放在這裡.」

我是不習慣把東西放在陌生地方的人, 所以婉拒.

大叔問我:「你等一會還要去哪裡?」

「蜀山老街.」

老伯伸手一指.「就在那邊.」

「我等一下帶你去.」大叔說完便打著傘走進書院裡開燈.

IMG_6150.jpg

我走到院子, 先看見前面一個大茶壼, 這個大茶壼的高度差不多有一米六十, 沒有柄, 但有三條木伸出來, 在蓋子上面連在一起. 茶壼上面有綠色的字, 但我沒有興趣慢慢研究.

走到大堂, 先看見蘇東坡的像, 後面一副對聯和山水畫, 上面一幅橫扁:「東坡買田處.」大叔告訴我這個地方從前是蘇東坡買來的田地, 他死後人家在這裡建成「東坡書院」, 就是說這裡有幾百年的歷史. 我倒是有點失望, 因為蘇東坡從來沒有在東坡書院裡教書!

我到處參觀, 這裡有曾是私塾的「似蜀堂」, 上面有電燈籠, 放滿了從前書院裡的傢俱擺設, 每張書桌下面都有個抽屜, 不曉得從前的老師坐在前面時, 學生在有沒有偷偷放一本書在裡面看, 或是從裡面取出一個紙團丟到另一個同學的頭上, 然後假裝一本正經的唸書.

大叔一直伴著我參觀, 我看得著迷的時候也不打擾我. 我走到一間別館, 裡面有玻璃櫥櫃, 放了一些後人紀念蘇東坡的字. 其中有個七十多歲的日本人叫佐藤房雄, 是日本醫療器械製造廠的負責人, 很喜歡蘇東坡, 所以從大江南北搜集跟蘇東坡有關的東西, 捐了一些給博物館, 又成立櫻花教育獎勵基金和捐贈鉛筆給東坡小學.

IMG_6185.jpg

他自己寫了一首蘇東坡的作品:「楚頌帖」, 但字體太潦, 我回到香港後才從網上看明白: 「吾來陽羨, 船入荊溪, 意思豁然. 如愜平生之欲, 逝將歸老, 殆是前緣. 玉逸少雲,我卒當以樂死,殆非虛言。吾性好種植,能手自接果木,尤好栽桔。陽羨在洞庭上,柑桔栽至易得。當買一小園,種柑桔三百本。屈原作桔頌,吾園若成,當作一亭,名之曰楚頌。」(陽羨和荊溪是宜興的舊稱).

佐藤房雄好像沒有寫這麼長, 我忘了他是不是只寫到殆是前緣. 我這種凡夫俗子不大懂欣賞字畫, 倒是發現一件珍品:「但願一甌常及睡足日高時」, 是出自蘇東坡的【試院煎茶】, 這幅作品在一幅啡黃色的捲軸上, 有射燈照著主要的字, 旁邊都是暗暗的, 更能襯托作品.

我說這是珍品, 因為他是出自前日本首相細川護熙的手筆. 他是戰後第一位能在1993年宮澤喜一跨台後, 從自民黨手上搶去執政大權的首相, 他原來更是甲級戰犯近衛文麿的外孫. 他的任期不到一年, 到底有甚麼建樹, 我不知道, 但他曾公開對記者說:「那場戰爭是侵略戰爭,是錯誤的戰爭」(註一). 雖然他沒有指出「那場戰爭」是甚麼戰爭, 但一個日本首相願意指出前輩「侵略」和「錯誤」, 也應算是一個好人吧!

這幅展品是借來的, 從2009年3月30日開始展出, 到2010年3月便要歸還, 我真慶幸能及時欣賞.

IMG_6200.jpg

我還看了展館其它展品, 包括幾塊可能是明朝清朝開始流傳下來的牌扁, 幾塊放在一起, 有些連字也看不到. 內庭有一口小井, 可能是蘇東坡叫人打的, 園中兩株百年以上的金桂銀桂, 但給文革的「好漢」而折壽, 現在的樹是這幾年移植過來的.

我參觀完畢也剛好是十一點鐘, 老伯已經走了, 外面少了一台摩托車. 大叔關燈關門, 然後告訴我可以走過去蜀山老街. 「你剛才不是說帶我去嗎?」我沒有問, 只看他發動摩托車離開, 想他是趕著回去吃午飯, 我終於可以拍一些古典照片, 又在假山上面走走, 然後離開書院, 向著他指的方向走到老街.

註一: 資料來源—吳廣義王智新【二十一世紀】網絡版, 2005年1月號, 總第34期
http://www.cuhk.edu.hk/ics/21c/supplem/essay/0410079.htm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10:03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似夢迷離

東山

storm

我著迷了.

原來這個在宜興的小地方, 最讓我著迷.

我本來已經放棄到這裡來, 結果還是來了.

是緣份? 是天意? 還是一場夢?

如果這是夢, 我可要快點醒過來, 因為……我在傾盤大雨下等公交!

等了七分鐘, 好像還沒有任何像「公交」的汽車出現, 我把手帕扭乾, 擠出一串水珠, 然後再往臉上擦, 把水擦去一點, 馬上便有新的雨水補充, 就像古希臘的神話, 有一個神受懲罰, 要把大石推到山上去, 但快要到山頂的時候, 大石便會自動掉到山下, 推石的神便要從新開始推.

我可以在這裡賣化粧品廣告:「用xxx可以『高度鎖水……收細毛孔』……」我可不用「鎖住水份」, 我的水份多得很, 不單止可以把毛孔塞滿 (收細毛孔), 還一直流到地上呢!

IMG_6137.jpg

過了十分鐘, 我要再等下去還是去找剛才看見的商店街?

過了十二分鐘, 有一輛汽車像香港的「小巴」出現, 掛了一個讓我感動的牌子:「丁蜀公交三路」 我像鐵達尼號的生還者, 在水裡漂流幾個小時候爬到救生艇上, 全身濕透, 只是沒有像女模特兒一樣扭動身體, 讓身上的水灑出去.

我坐在前一點的位子, 然後問車長, 車長說可以在蜀山社區下車, 我請他提醒我, 然後繼續用在雨水裡泡過的手帕擦擦臉 (已經不能擦乾). 公交正往反方向走, 去了我剛才經過的地方, 然後轉進另外一條街, 再過了橋.

我一直在數還有多少站.「請問是不是下一個站便可以下車?」

「……」

他說了兩三句話, 但我聽不懂, 再問一次也是聽不懂.

車停下來, 他舉起手往左邊一指.「那邊就是蜀山老街.」

我看著老街跟公交有三四十公尺的距離, 但中間是草, 好像不好走.「我要從前面還是後面走過去?」

他說了兩三句話, 但我聽不懂, 再問一次也是聽不懂.

算了吧, 我謝了他, 然後下車自己去找.

一位中年婦人推木頭車走過來.

「我要去蜀山老街, 應該從前面還是後面走過去?」

她看著我, 像看見外星人, 也像看見領導人. 我多說幾句, 她才明白我要去哪裡, 但她好像不太懂怎樣走, 我謝了她以後, 便繼續去找.

是誰說「路在口邊」? 我問了路, 還是要自己去找.

IMG_6141.jpg

前面應該是鎮的中心, 有兩排房子, 我的右邊好像是一家診所, 前面有二十幾個人坐著, 也有在賣東西, 好一個安祥的小鎮, 我差點便想唱:「小『鎮』故事多, 充滿喜和樂.」

我朝著老街的方向轉彎, 走進另外一條街, 就在這個時候, 我呆了.

我看見一個本來想要去的地方, 但後來有點忘了 (是有點忘記, 因為不大想去), 但想不到我誤打誤撞便到了這裡來.

其實我應該要到這裡來, 因為這個地方是紀念一個人, 一個對我影響很深的人.

我可以自大一點說, 其實我跟他的思想和際遇很像.

雨還在下, 但已經變了小雨點.

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像一步一步的走向西方極樂世界.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9:47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丁蜀鎮的雨

東山

storm

我到底有沒有自作孽? 如果我可以有更詳盡的計劃, 是否會好過一點?

我打算今天遊覽宜興名勝「竹海」, 如果要坐觀光公交 (巴士), 先要到市區找起站, 然後等半個小時才發車, 雖然我不是女孩子, 但青春和時間很寶貴, 所以打算用其它方法去 (結果竹海的距離比我想像中遠一倍, 去不成).

我八點多離開旅館到公交站, 不到兩分鐘便來了一輛公交六號, 我上車以投幣一元, 旁邊一位大嬸 (後來才知道自動投幣後還有大嬸負責車資) 問我要去哪裡, 我都說不出來, 不知應該在那裡轉車到竹海, 也有可能根本沒有車到那裡, 我不想她跟車上的人都笑我傻, 便說要到丁蜀鎮走走, 她便叫我多投一元. 才一元嘛, 早點說就好了, 不用一車子的人都看著我!

車上乘客還不算太多, 只是沒有座位, 我跟幾個人站著 (跟香港比, 車上的人還沒有擠在一起, 還要用扶手穩住身體就算是乘客不多). 車離開旅館, 在空曠的路上走. 我前天還想要不要走這條路去看看, 還好沒有走. 路上都是草, 過了一段路才有幾家房子, 然後又是草跟樹, 再有一兩家房子, 又過小河, 還是沒有人.

公交過了幾站, 終於有一位老婆婆要下車, 我便坐下來, 天開始下雨. 我擔心下車的時候會怎樣呢 (其實不用擔心, 因為最糟糕的事在我下車後便發生). 我取出地圖, 看著公交經過陶都, 是生產紫砂壼的重要地方, 地圖在這裡標示一個紫砂壼博物館, 但我還是想去竹海, 不想跟紫砂壼談情.

我繼續看地圖, 才發現原來車子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 才是地圖上一點小地方, 離開竹海還遠得很, 非要兩個小時不可. 我有點失望, 雖然不想參觀很多人去的地方, 但來了宜興第三天還沒有機會登高遠足, 而且看見旅遊書上一幀竹海的小照片很漂亮. 早知道是這樣, 我應該在天還沒有亮的時候便摸到市中心去等觀光公交.

也許不能去竹海是神的意思, 雨愈來愈大, 我就是到了竹海, 難道要花三四個小時在雨中登高? 雖然這樣登高很有氣氛, 但也像難民嘛! 我來旅遊, 不是為了要逃難. 我取出防水布把背包蓋起來, 然後再取出筆記本, 看看昨天在太平天國輔王府記下來的資料. 昨天的照片展覽裡, 有介紹不同地方的古橋, 我找一個拍拍照走走也是很得意的事, 結果我找到一個名字: 蜀山老街. 我忘了這個地方為甚麼會有名氣, 但昨天的照片裡, 它是一條很古雅的街, 地上的石板, 兩旁的老房子, 破舊的裝修, 善良的居民, 看上去不錯嘛, 我就決定要去這裡.

公交還有五六個站, 車上的乘客只剩下幾個.

「你要到哪裡去?」公交大嬸問.

公交剛經過一條商店街, 好像很好玩, 但說時遲那時快, 我已經來不及下車.

「我要去蜀山老街.」

她看著我.「哪裡?」

「蜀山老街, 就是宜興政府要保護的地方.」

「哦.」她聽明白了, 是我的普通話不好, 還是她們沒想過會有人去這裡?

「你在下一站下車, 然後坐丁蜀公交三路便可以到, 但要到對面去坐.」

我謝了她, 然後站在下車的地方.

雨下得更大, 我暗暗的禱告, 希望雨不要再下了.

車停好, 我走下去, 雨還在下. 我看著車離開, 然後過馬路去找公交站.

我走錯方向, 去了遠一點的站, 但我還是找到了.

在滂沱大雨下, 我一個人站著等公交. 我看看附近有沒有賣雨傘的地方, 結論是香港買東西比較容易.

一位老太太坐在她的店門口, 約有所思.

修理汽車的小店有三個人在聊天.

街上沒有行人, 只有幾部汽車經過. 停在路旁的有蓋摩托車和汽車, 都讓雨水洗得發亮.

我站在公交站, 跟站牌為伴. 頭頂上的樹葉子不多, 不能為我擋雨. 我取出手帕要擦乾臉上和頭上的水, 手帕跟衣服都像在洗衣機裡面洗.

沒關係, 只要我背包裡的東西不會弄濕就好.

過了三分鐘, 我在等.

過了五分鐘, 我還在等.

雨勢沒有減弱, 但我沒有興趣模倣電影【Singing in the Rain】的男主角那樣, 在雨中跳舞.

IMG_6136.jpg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9:15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廉價旅館的吃喝玩樂和保安

東山

semi-overcast

在宜興這間小旅館, 桑拿浴室、保健推拿室、健身室、桌球室、卡啦OK等設施全都沒有, 大堂也沒有賣紀念品的地方或便利店, 小餐廳倒是有半間, 因為它佔了旅館大堂一小部份, 但沒有餐牌, 沒有廣告, 也從來沒有看見侍應, 更沒有顧客, 像早已倒閉. 但在旅館裡, 想要吃喝玩樂, 倒不是一件難事.


旅館沒有餐廳, 我也沒有買便當, 但早餐也泡過一次麵, 加上兩隻滷蛋, 呼嚕呼嚕的把湯也喝光. 在另外一頓早餐, 我沖了兩包蟹味即食麥皮, 味道鹹鹹的, 滑滑的, 真不錯. 我在外面吃飯, 吃菜的機會少, 所以買了一個西瓜跟七隻桔子在房間吃. 桔子有點酸, 水份不多, 倒是給我充足的纖維, 促進我的腸胃健康. 至於西瓜, 我在晚上先吃一半, 但我不想放在冰箱裡, 又沒有保鮮紙, 便用塑料袋把半個西瓜包起來, 放在書枱上, 等到第二天早上當早點吃.


我一向不太喜歡太甜的飲料, 可能每天走路十個小時以上消耗很大, 所以很喜歡喝在香港沒看見過的檸檬汁和西柚汁, 外出帶一瓶, 在床邊的. 我也在超市看見紙包裝的核桃奶, 買了兩包, 回到房間把包裝的一角剪下來, 然後把核桃奶往口裡倒, 實在「過癮」.


旅館的電視和我的電腦是我所有的娛樂. 我故意不要有寬帶(上網)的房間, 要專心寫作, 結果回來的時候很累, 甚麼也不想寫, 還好有一天晚上想到很好玩的事, 寫了三千多字.

旅館的電視沒有甚麼特別, 但也有三十幾個電視台. 中視六台讓我看香港外國和內地的電影, 最有印像的是一套【天生幻想狂】, 是【未來戰士】、【多啦A夢】、【電車男】等等幾套電影的混合版. 江蘇衛視的【終極設防】像香港的【警訊】, 但他們派了三位演員親自去騙平民百姓 (雖然不知道那些被騙的人是不是臨時演員), 讓我對騙案的印象更新, 自己也可以想想怎樣才可以騙得更好. 其它電視台也重放【春節聯歡晚會】的笑劇, 可以讓我笑一陣子.


在旅館最快樂的事, 是每天洗澡三四次. 早上醒來洗一次提神, 中午下午晚上回來, 滿身大汗, 洗了舒服. 後來感冒, 洗澡把身體裡面的寒氣逼出來一點點, 精神和體力也好一點. 洗澡以後躺在床上看電視, 開了空調, 難得這麼寫意.

保安
這家旅館的門用了電子鎖, 進門以後要把卡片放在指定地方才可以開燈開空調, 但如果開門的時候沒有把它拔出來, 門鎖會發出警告, 可以提醒住客取卡, 也可以當防盜裝備 (外面的人推門進來會響).

我的朋友說他曾經在新會的旅館失去錢, 我住在旅館的六樓, 但旁邊是民居, 小偷會不會爬進來呢?

我把一張木椅子放在門後, 小偷推門可能會發出聲音. 這裡的窗子可以推開, 所以我又把古典的衣架柱子放在窗邊, 如果小偷摸黑爬進來, 最好一頭裁在衣架上, 我把重要的東西都放在枕頭下面, 然後把登山杖和電筒放在床邊, 隨時拿起來防衛.

我睡了一個晚上, 沒有事情發生.

我睡了兩個晚上, 也沒有事情發生.

我睡了三個晚上, 已經沒有把椅子放在門背後.

直到我離開的那一天, 一直都是平平安安的睡, 真好!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9:14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誰失去人品?

東山

semi-overcast

我不好意思的從錢包取零錢, 但心裡還在暗罵他.

我離開了超市以後, 才想起我還要吃晚飯, 便走到剛才那一家賣鐵板炒飯的店子, 那個女孩子還在, 不曉得有沒有認出我. 我點了鐵板孜然羊肉炒飯, 以為自己普通話很標準, 結果那位女孩子聽了三次, 看了十秒鐘, 才告訴我沒有羊肉, 我慢慢看, 最後點了鐵板牛肉炒飯.

我想不到這個女孩子會在我面前炒飯, 其實炒飯很容易, 也不一定要廚子才能做. 她把雞蛋打在鐵板上, 用鏟子弄破, 加上椰菜絲和青菜一起炒, 另外一個女同事拿了一鍋冷飯, 看看我的身型, 然後放飯下去. 女孩子繼續炒, 再加點醬油, 我倒是沒有看見她加牛肉. 她炒好了, 女同事便用夾子拿了一個剛才爐子上燒的鐵板給她, 她把炒飯放上去, 讓女同事把鐵板放在木板上, 再放在膠盤子上, 還有一碗湯.

我謝過以後便找個地方坐下來, 人客多了一點, 但是沒有吃甚麼, 只是在聊天而已. 最多有幾個人在店外買串燒.

IMG_6130.jpg

我喝一口蛋花紫菜湯, 可是已經涼了. 炒飯不錯, 雞蛋也不錯, 飯裡加上菜絲, 咬得蠻有意思的. 牛肉反而是最差, 好像切了一塊一塊的香腸, 但有一股怪味道.

我吃過飯便找一部出租車(計程車), 兩個男人站在我旁邊, 有幾部出租車經過, 但都有乘客. 有一部出租車來了, 但天太黑, 商場外的馬路沒有燈, 所以看不見我. 再來一部, 停在前面讓人家上去. 我只好走到前面, 看看會不會有車, 或是慢慢走路回去.

我等了不久便來了一輛出租車. 我告訴司機目的地, 他不發一聲便開車. 他太概三十歲, 戴了一幅眼鏡, 衣服蠻整齊. 車子在泥路上不好走, 他有時候要讓人家先走, 然後才可以把車子開前一點. 不到三分鐘, 我們便到目的地.

我看見收費表寫著1.6公里, 但價錢沒有變(六塊錢). 我取出硬幣給司機, 等了半天, 想等他說一聲對了才下車. 他看來看去, 沒有說甚麼. 我以為沒事, 便準備下車, 這個時候他才說我欠一塊, 其實我真的數了六個硬幣, 但怕麻煩, 再找一個給他, 還跟他說不好意思. 我下車以後, 他一聲不響的離開.

IMG_6133.jpg

我多付一塊, 損失不大, 他為了一塊, 失去人品, 以後更可能會再騙乘客, 給公安抓去. 誰有利益, 誰吃虧, 只是看表面嗎?

我後來才曉得, 乘出租車要收燃料費一塊! 原來是我自己失去人品. 還好我沒有罵他祖宗十八代.

我到了房間, 換了衣服, 再洗一個澡, 然後從房間看看街上. 街上沒有人, 一分鐘內只有三四部車子經過, 附近只有一家賣藥的店還在開門, 一家家庭式的館子關了門, 但外面的光管招牌還在發光, 而且很亮.

我躺在床上看電視, 又用電腦整理照片. 其實我已經很累, 過了十點鐘, 把照片弄好, 便倒在床上睡. 睡不著, 便起來寫文章, 看看甚麼時候可以再睡.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8:07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日誌 6 - 10, 總共 36 篇日誌) « 頁面 1 [2] 3 4 5 6 7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