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lerspoint 提供的旅游博客

T-100列車—旅途上(離開廣州東站以後)

東山

overcast

火車離開廣州後, 我忍不住再到餐車走走, 本來冷清清的車廂已經坐滿了乘客, 大的小的老的年輕的都圍著桌子, 上面有幾盤菜和幾碗飯, 大家都快活的吃飯和談話, 還有幾個人在外面站著等位子. 女服務員不斷傳菜.「兩位? 有沒有兩位的?」

服務員的制服有兩種. 一種是藍色的, 胸前有名牌, 是車廂的服務員來幫忙. 另外一種是白襯衣黑長褲, 也可以加上一件花背心, 前面掛上一張職員證, 應該是女侍應. 他們四個人從廚房走出來又走進去, 好像不會用接力的方法, 都是獨自工作. 他們替客人填一張三份的餐單紙, 然後先收錢, 再把餐單紙送到廚房去. 他們忙得透不過氣, 臉上沒有表情.

我在想要不要在這裡吃晚餐, 雖然好容易才到這個聖地, 蔡瀾也說這裡的菜好吃, 但我擔心價錢會吃不消. 有些站著等位子的乘客一直在看餐單, 沒有意思放下來. 我好容易等到一位老太太看完, 向她取來看看. 原來這裡的食物也不算很貴, 譬如說這裡最貴的是五十八塊的水晶蝦仁, 紅燒黃魚四十塊, 紅燒鱸魚三十五塊,再平一點的是魚香肉絲、糖醋排骨、宮爆肉丁這一類的小菜都是二十八塊, 白飯兩塊 (但有時候收一塊), 咖啡十塊.

我替餐單拍照以後, 把它還給老太太, 她看了一眼便不看了. 旁邊一對三十歲左右的男女還在討論, 女的好像不太滿意, 回到自己的房間. 我看著餐車窗外的景色, 黃昏的太陽給雲都蓋著, 有一個不知外的小山上有一個亭子, 亭子上有一塊雲, 陽光讓雲添上一道光環, 蠻有趣的.

IMG_5214.jpg

把我嚇跑的不是餐車的價錢, 而是那些不肯離開的客人. 我只好回去房間, 看看甚麼時候吃一道三塊錢的名菜: 方便麵.

我經過洗手間, 剛才用過的地方臭得很, 不知多少人用了以後沒有沖水. 我進去用過以後, 打開窗子, 外面的風吹進來, 讓臭的氣味少了一半, 我打開門, 沖水, 然後去洗手.

我回到房間, 老太太已經在吃, 等他吃過以後, 男服務員又在叫賣便當. 我問老太太好不好吃, 她想了兩秒鐘.「不好.」

男室友想請我吃飯, 我告訴他不餓, 其實已經開始肚子餓. 我雖然在上車以後沒有甚麼活動, 頂多是從床上跳上去跳下來, 可能太努力寫旅遊文章, 剛才的燒肉跟燒鴨早就沒有了.

「不用了, 沒關係, 謝謝!」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 我一直在說這幾個字.

IMG_5231.jpg

男室友說:「我住在上海, 在蒲東蒲西都有公司, 我是賣汽車的, 到了上海你要去哪裡, 我可以叫人開車送你去.」原來他是有錢人, 可能生了孩子不方便坐飛機, 所以要坐火車. 他很熱心的要告訴我電話號碼, 我不好意思拒絕, 便認真的用紙用筆抄下來.

老太太看著我, 心想我是不是想要巴結這個有錢的男室友.

我在等一個機會.

我要在他不發現的時候, 自己去餐車買東西吃.

就現在吧!

我正準備跳到床下, 男室友剛好站著, 他的小女兒醒來, 大家都看著他. 我看了一會, 等好機會爬到地上, 也看看他的女兒, 然後離開房間, 到餐車去.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上午 5:44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T-100列車—旅途上(羅湖到廣州東站)

東山

overcast

「望著無盡鐵路怎會不孤單? 你已踏上風沙, 要轉幾多彎?」

我看著窗外的景色, 心中一直響起這道歌曲.

偶然看見深圳的鐵道上有火車經過, 現在是我在鐵道上, 看著街上的汽車和房子.

火車經過布吉, 沒有看見二奶和打扮妖艷的女子.

途上有幾個不知名的站, 大部份火車和車廂都呆呆的停在那裡, 沒有一點生命氣息. 但偶然有一輛火車頭或一列火車在動, 就像得到生命. 一個火車頭拖著三個短短的車廂在走, 另外一個編號東風0733的綠色火車頭在反方向走.

我坐了一會, 又走到餐車那裡. 男室友手上有一個盤子, 放了兩碗白飯、一碟蒸魚和一碟我最討厭的水晶蝦仁, 跟我說要請我一起吃飯, 我才吃完飯半個小時, 怎可以再吃? 而且我不想他「報恩」, 便婉拒了. 他還說要請我喝啤酒, 我告訴他我滴酒不沾的, 他笑嘻嘻的捧著食物回到房間吃.

IMG_5229.jpg

我終於看見一個比較漂亮的服務員, 她不算漂亮, 但比起其他服務員, 他應該是最漂亮的.

餐車沒有甚麼看頭, 我又回到第九個車廂, 在通道上坐. 拿著煙斗的中年人走到我前面的房間, 車廂通風已經不好, 還要抽煙斗, 真可惡! 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用廣東話跟一個中年婦人說:「媽媽, 那邊有空的房間.」她說了幾次, 她媽媽叫她別說. 她們是那個抽煙斗的男人的家人, 應該是為了睡在下舖, 所以換房間. 女服務員還替一位老太太換房間. 老太太用上海話唸唸有詞的說:「隔壁[房間]的朋友做過了!」然後搬進新房間; 看起來, 列車上服務員的工作也不容易做的.

我第三次走到餐車裡, 其實我帶了電腦, 只是電池早已報廢, 想找一個地方插電. 餐車裡已坐滿了服務員, 他們跟廚子聊天. 我看見水吧有插電的地方, 便問他們可不可以用. 結果我的服務員說:「你房間桌子底下就可以插電了!」

我謝過以後, 匆匆的跑回去, 然後找到插電的位置, 高興得不得了! 我不能光看書過十八個小時, 而且我已經想到很多東西要寫下來. 我取出電腦、電線和大陸用的插頭, 電腦有點故障, 但很快便沒事. 我等熟悉的畫面出現後, 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打字.

老太太跟那對夫婦閑聊, 我也有意沒意的聽了一些. 男的好像是在一家公司當管理人員, 生了兩個男孩, 這次反而要生女孩, 認為香港的醫療比較好, 帶太太去生孩子. 孩子才生了四天, 但他們買不到車票, 只好硬著頭皮買上舖, 還好遇到我跟他換, 還說在香港也遇上一些好人, 才可以順利辦好所有的事.

IMG_5209.jpg

老太太已經退休, 說話有神沒氣, 都是慢慢的說. 她兩個月來香港一次看病, 說香港醫療服務比較花得來, 還展示她手上的戰利品—一大堆藥; 這些藥在我看來是毒藥, 西藥始終傷害身體. 她還說如果男室友到寧波, 他們可以做點生意, 結果大家交換了電話. 而我一直在打電腦, 不大跟他們說話, 兩夫婦叫我做大哥, 想我不說話, 也不好意思問. 男室友認識了另外一個乘客, 還招待到房間來, 借手提電話給他用. 這是甚麼年代? 不是說大陸人都很自私, 見利忘義嗎? 為甚麼在我面前的都是好人? 他們是裝出來的嗎?

車廂傳來一陣廣播.「T100列車快要到廣州東站停下來, 然後接上第十二到十八節車廂, 乘客請小心自己的行李……」後面的我聽不到.

男室友跟新朋友去了別的地方聊天, 讓老太太跟妻子好好的睡.

「大哥? 大哥?」他的妻子喊我.

我從上面看著她.

「是你的電腦在放音樂嗎?」我不曉得她家鄉在哪裡, 只覺得很難明白她說的普通話.

其實火車裡一直在放音樂, 但也是蠻吵的.

「不是.」

我爬到下面, 看看牆上的開關, 終於把音樂關掉, 大家有一個寧靜的環境.

「便當! 便當!」外面傳來一副有點低沉的嗓子.

老太太有點好奇, 剛巧男室友回來了.

老太太語調平淡的說:「請你替我問問是甚麼菜.」

男服務員推著銀色的手推車經過, 還打開來讓她看看, 我也好奇想看一下, 只是角度問題, 只看到白飯.「有雞蛋、肉絲……鹹蛋.」

老太太想了一想, 還是要了一個.

她給了兩張拾塊的人民幣, 服務員從一堆鈔票裡, 找了一張五塊的給她, 然後把便當給她, 她放在桌子上, 然後安心的躺在床上. 她間中起來, 跟女室友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讚讚她們的小孩, 又再躺在床上.

我還在埋頭苦幹.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上午 5:12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T-100列車--旅途上(紅磡到羅湖)

東山

overcast

火車上都有一個人人渴望去到的聖地.

很多人在火車上沒事幹, 都會到那裡去看看. 起碼知道正確位置, 又看看到底是否衛生. 反正是像我一樣無聊嘛!

我跑去第八個車廂, 另外一個服務員問我做甚麼, 然後告訴我在第十一廂. 我從相反方向走, 經過第十廂, 原來是高包的車卡, 一個房間只有兩張床, 還有獨立的洗手間和一張沙發. 再往前走, 終於可以朝聖.

幾年前在絲路的火車上看不見餐車, 今天終於看見了.

餐車在第十一號車廂, 劃分了三個部份. 第一部份的左邊是水吧, 在架子上有幾瓶啤酒, 大都是同一個牌子的, 但職員沒有開射燈把架子照亮. 水吧的對面佈置有點像快餐店, 用的椅子比較小, 也比較高, 不知是不是讓人坐著喝啤酒, 還是讓人等位子.

IMG_5203.jpg

第二部份是餐廳, 兩邊合共有十二張桌子, 每一張桌子有可讓四個人坐的沙發, 像電影【天下無賊】那樣. 桌子上舖上白色的布, 看上去很乾淨, 車外的光射到布上, 跟白色的車頂和窗簾把餐廳照得光亮, 也讓人覺得很和諧、很舒服. 桌子上放了一個小花瓶, 插上幾枝假花. 旁邊還有一個小架子, 放了胡椒、鹽和醬油, 還有一個白色的小瓶子, 裡面裝滿牙籤.

兩名廚子坐在最後一排聊天, 看見我在照相, 不太管我. 他們後面是廚房, 不大可以看見, 我也不敢走過去. 他們的頭上有一個鐘, 如果不是秒針在轉動, 還以為時間已經停頓.

拍完照以後, 我走到前面的車廂. 第七八九個車廂都是軟臥, 沒有甚麼特別, 只是通道上有幾張可以收起來的椅子, 是高包的車廂沒有的 (他們的房間那麼好, 哪裡要坐在通道上?). 第六個車廂開始是硬臥, 活像難民營. 有些人在睡覺, 也有兩個人睡在一張中間的床上的, 像表現雜技一樣. 硬臥車廂的通道多了收起來的椅子, 兩張椅子中間還有一張小小的木桌子, 大概有二十寸乘四寸那樣大. 有些人在聊天, 有些人在吃花生, 有一對母子在打撲克, 還有十一二歲的小孩坐在床上打電玩, 各適其色, 更像一個難民營.

難民營的洗手間跟我們的不大一樣, 我們的有瓷磚馬桶和毛坑各一個, 他們只有其中一個. 我們洗手的地方是一個房間, 有三個洗手盥, 硬臥車廂三個洗手盥在通道的一旁, 看上去比我們的方便, 只是沒有肥皂液.

IMG_5211.jpg

我走到自己房間的門口, 在通道上找張椅子坐下來, 打開窗簾, 火車已經到了九龍塘. 我看看書, 也瞧瞧附近的人在幹甚麼. 隔壁房間的母親把小孩抱到外面站站, 前面戴上太陽眼鏡的中年男人有時候看看我. 一個穿上像豹紋的女士 (應該有三十歲了吧?) 慢慢走過來, 她一扭一動的也蠻像一頭豹在走路. 這頭「豹」走到我身後, 不久又走到我前面, 回到她的房間裡去.

我開始想吃便當, 剛巧女服務員在登記乘客的名字和證件號碼, 我想還是等她離開才開始吃. 她走到我身邊, 我把證件和那張膠的卡片 (就是用車票換來那張) 給她, 她取了證件, 然後笑笑的說:「要回鄉證!」我馬上取回香港身份證, 然後從錢包找給她, 還問她這張膠卡片是不是要還給她.

5IMG_5220.jpg

「對!」她看了我一眼, 然後繼續抄寫證件上的號碼.

「如果我掉了怎麼辦?」我讓她看那張膠的卡片.

「那麼我便不讓你下車, 要你乘這班車回來!」

「沒關係了, 我也買了回程的票.」我取回證件.「下車的時候我可以取回剛才的車票嗎?」

「可以.」她敲敲我房間的門, 向我的「室友」要證件, 不知怎的又提到我讓出的下面的床舖.「這個人真好, 很少有人像他這樣!」

那個男的也說:「對, 真的很少有香港人這麼好!」

我反而有點不好意思. 我把便當取出來, 她看見便問:「你幹嘛不在房間吃?」

「怕有味道留下來.」我想起老太太投訴有煙味, 還是不要製造其他氣味.

女服務員問:「那你為甚麼不坐下來吃?」

「我先讓你走過去才吃.」

女服務員跟男人又再讚我, 我像做了好事的小孩.

女服務員去別的房間, 男室友跑去餐車, 我終於可以坐下來吃飯, 還好便當沒有讓我失望. 雖然鴨子味道跟顏色也不算好, 燒肉也不太脆, 但肉還是蠻好吃, 只是菜少了一點. 我看著窗外的風景吃飯, 火車已經過了大埔, 我在粉嶺吃完, 把空盒子丟掉, 然後看到朋友用手機發給我的短訊:「一路順風!」我在上水回他一個短訊:「謝謝, 我快要離開羅湖了!」發出去以後, 再也不敢用電話, 因為線路已經變成中國聯通.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上午 6:35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T-100列車—十個睡在車廂上舖的原因

東山

overcast

1 睡在下舖會害怕被壓死

2 下面的空氣比較混濁, 睡在上面空氣清新一點 (空調在車廂頂部)

3 睡在下舖會給另外三個室友看見自己的睡相, 睡在上舖只有另外一邊上舖的室友看見

4 可以展露自己爬到上舖的身手

5 從上舖跳下來時, 可以測試車廂的堅硬程度

6 在上舖可以觸摸車廂頂部

7 下舖是沙發, 人家會坐下來喋喋不休的談話

8 睡在上舖可以看著儲存間的行李

9 我是君子

10 我還年青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上午 6:44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T-100列車—登車

東山

overcast

我把一盒燒肉燒鴨飯便當連打了一個結的塑料袋放在機器上, 看著運輸帶慢慢的把便當送進去X光檢查, 卻給職員叫住了.

這裡是紅磡火車站.

我跟母親像優皮族一樣在星巴克喝咖啡, 替她點了一個美式咖啡, 自己要了一杯大的薄荷巧克力咖啡. 薄荷跟巧克力的味道戰勝了咖啡, 喝下去甜得要命, 但不打緊, 我難得坐在沙發上跟母親聊天.

我怕在火車上的食物太貴, 所以買了一個便當. 燒肉和燒鵝便當竟然要$46! 都怪那些地產商人把樓價地租弄得那麼貴. 我只好選了燒鵝的「同鄉」: 燒肉和燒鴨便當, 便宜了十塊. 在盒子上弄十幾個洞, 讓它通氣, 希望幾個小時以後還會好吃.

IMG_5193.jpg

還沒有到一點四十五分, 已經有差不多一百人把閘口團團圍住. 我前前後後的人都在說上海話, 我也跟母親說一點, 她跟我說:「你還是算了吧, 我都不大曉得你在說甚麼!」我前面的一個短頭髮的女士轉過頭來打量我, 然後用上海話說:「你也說得「老好」(很好)!」母親聽見覺得奇怪, 我笑嘻嘻的說「謝謝.」她講了幾句, 我都沒有用心聽. 她穿上一件背心裙子, 三寸長的高跟鞋子上有塗了油的趾甲. 她年近四十, 身材瘦削. 她努力保存那一點點姿色, 無奈歲月已在她的臉上留下一點點「智慧的痕跡」(雖然不是皺紋).

十分鐘後, 票務員終於讓乘客進去. 我們要一個一個排隊, 把行李放在X光檢查機的運輸帶上, 然後從另外一邊取回. 我看前面的人大包小包也要放進去, 所以也把便當放進去, 結果職員馬上叫我取回, 帶著走過去便可以了.

過了檢查機, 又是一條人龍, 上面的牌子是「訪港旅客」. 我問旁邊的職員有沒有一條通道是給香港居民的, 他揮手一指, 我看見兩個櫃台和幾部「E道」的機器. 我馬上走過去, 取出證件, 不到十秒便順利過關, 便走到候車大堂找個位子坐下來.

大堂的設計很有內地車站的特色: 座位很多, 但不夠光, 還有一邊在裝修, 用木板蓋著. 最舒適的地方應該是免稅店, 黃黃的燈光照到每一寸地方發亮, 還有十幾個職員和幾個客人在裡面.

IMG_5195.jpg

我取出一本書看, 而且留意一下到底剛才那位女士到底要多久才可以進來. 不到十分鐘, 我附近的位子便給人家佔滿了 (是佔滿, 不是坐滿). 我對面的一對夫婦抱著一個剛出生不到一個星期的小孩, 一個母親也抱了差不多大的小孩走到我附近, 想要坐下來, 倒是我旁邊的老太太用上海話跟她說:「這兩個位子是我外孫女坐的……她們去買煙.」最好玩的是她說了一句:「阿拉兒子要吃 (我的兒子要抽煙).」 老太太讓她坐一陣子, 一個坐在旁邊的香港老頭子跟她搭訕, 她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 後來她的丈夫向她招手, 她便走了.

剛剛跟我說「老好」的女士終於來到了, 她要坐在我附近的座位, 結果老太太又是說同一番說話, 但還是讓她坐一陣子. 兩個女人像他鄉遇故知, 一股勁的在聊天, 老太太開始告訴人家:「我的房子有四個房間……」如果這位女士還沒有對象, 老太太也許要替他找一個呢! 我沒有興趣聽下去, 轉過頭看看別的地方. 一對外籍青年在我左邊放下背包坐在地上, 他們有點猶疑, 但看看很多人在等, 他們只好坐著. 男的戴了一頂灰色的帽子, 像五六十年代美國電影裡面偵探戴的那種, 女的有一把金金黑黑的頭髮, 去買了一包檸檬茶, 吸管放在咀色裡面, 眼睛盯著其他人, 沒有放下戒心.

站務員打開一條通道, 讓人上車, 部份乘客在起哄, 老太太跟女士都站起來, 有幾個乘客也跟她們走, 但我沒有動, 因為我看見站務員手上的牌子: T818—東莞. 我怕那位女士以為我特別注意她, 所以沒有說, 看著她們離開, 不知老太太說到自己的廚房又多大沒有.

我差不多坐了一個小時, 閘門終於打開了, 乘客像潮水一樣塞滿了閘口, 我拖著行李, 穿過一條人少一點的通道, 故意走到火車的另外一邊拍照. 火車在幽暗的站裡, 陽光從車頭射進來一點點. 我慢慢的走到後面的車廂, 真是一步一驚心! 我本來想買硬臥, 真慶幸沒有買到. 原來房間外面的通道只夠兩個人並排而走, 每個房間裡面有一條兩呎乘六呎的通道, 窗子下面只一張小桌子, 房間兩邊各有三張床子, 六個人睡在裡面比囚犯的監倉還要擠!

IMG_5197.jpg

我看看軟臥, 情況好一點, 面積和設計跟硬臥一樣, 但只有四張床. 我走到第九節車廂, 一位女服務員站在門口, 手上拿著一個厚厚的文件夾子. 我把車票給她看, 她不發一聲, 在一個像儲存電話卡的文件夾子取出跟車票大小一樣的卡片給我, 然後把車票放進去. 我也不曉得有甚麼用, 看她冷冰冰的, 跟她說一聲謝謝, 她咀裡面也回答一聲, 但眼睛沒有看我.

我走在窄窄的通道上, 看見一個老太太站在我的房間外面, 裡面有一個短頭髮的男人, 兩隻腳踏在兩張床上, 很努力的把行李放在門口上面的儲存間. 我已經有點不高興, 還沒有適應這麼窄的空間嘛! 我再看一看, 在我的床上有一個女士抱著一個出生幾天的小孩子, 我想他們是一家人, 一個老太太, 一個丈夫, 一個太太, 我絕對沒有理由讓兩位女士睡在上面的床.

那個男人幫我把箱子放在儲存間, 我先再把背包放在床上, 然後想著要怎麼辦. 那個男人看我有點疑慮, 便說:「沒關係啦, 只有我們幾個而已.」我便問他太太怕不怕我爬到上面的床上, 等她說不怕以後, 便脫下重重的登山靴子和襪子, 放在床底下, 兩隻腳踩著下面的床, 雙手撐著上面的床, 然後用力把腿伸到上面, 過程不是很順利, 還有點抽筋, 幸好平安的到床上, 然後把東西收拾一下.

過了一會, 女服務員走過來打開門, 跟那個丈夫說起要換床的事. 她看見我在上舖, 覺得很奇怪. 我把換床的事告訴她. 「原來你替他們換了床? 你真好!」她終於笑了. 那個男的看著我, 還說以為我本來是睡在上面的, 結果也謝了我.

IMG_5202.jpg

女服務員跟那個丈夫說:「很少有香港人這麼好的, 你真幸運!」

看來我們香港人也應該想想怎麼樣可以做好一點.

我把背包放在床上近門口的位置, 然後躺下來, 兩腳一伸, 頭上有兩個枕頭, 床還是蠻舒服的.

電話鈴聲響起了.

母親問:「你覺得怎麼樣?」

「還可以.」

「那麼便是說不太好囉!」

火車慢慢在動, 我看看窗外, 下面的路軌在向後退.「哦, 原來火車已經開了!」

「已經到了下午三點一刻, 當然開了.」母親說.「你旅途上小心一點.」

我忍不住要跳下床, 到處走走. 窗外的景色像走馬燈一樣在轉, 我的夢也開始了.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上午 6:43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日誌 31 - 35, 總共 36 篇日誌) « 頁面 .. 2 3 4 5 6 [7]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