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lerspoint 提供的旅游博客

T-100列車—離別有時

東山

overcast

我一個人慢慢的從儲存間取下行李, 走到通道上, 原來所有乘客已經下車, 只有我給鎖在車廂裡.

我吃完早餐後回到房間, 把箱子放到床上收拾, 結果把所有室友都弄醒了. 女室友起來到外面, 留下小女孩, 男室友笑嘻嘻的從上面看看小娃娃, 老太太把醫治腸胃的藥從瓶子裡面倒出來, 藥帶點汽油的味道, 充滿整個房間.

女服務員在門外大叫, 要取回膠卡片. 她來到門口, 我把卡片給她, 她把車票還給我, 我小心的放好; 這是我的紀念品.

「還有一個小時便到上海.」男室友說.

老太太說:「這個火車快了那麼多?」

「對, 十點半便可以到上海.」

「從前都要十一二點才到, 現在快了兩個小時!」老太太蠻高興. 「九七年這條火車從九龍到上海要三十六個小時, 在路上轉來轉去.」

三十六個小時? 車費會再便宜一點嗎? 我是不會坐的.

有一個北京教授說過, 明年從深圳到上海可以坐和諧號火車, 只要五個小時便能到, 票價是一千塊而已. 我很期待坐那條火車, 那麼今天坐的火車很快變成歷史文物.

IMG_5266.jpg

我取出電腦, 接上電源, 又在噼啦啪啦的打.

火車已經減速, 慢慢的停下來. 我們還不知道已經到站, 才十點正. 我讓他們三人先收拾東西, 男室友再三問我要不要開車送我去甚麼地方, 我想告訴他開車送我去三個小時路途的宜興, 也想告訴他我是來旅遊的, 甚麼也要經驗一下. 我只是說不需要, 跟他們道別.

我從床上跳下來, 收起電腦, 把背包一揹, 手推行李箱一拉, 走到通道上.

「怎麼你還沒有走?」女服務員有點驚奇.

我也有點驚奇, 本來香港人效率蠻高的, 我比一般人還要快一點, 這次倒是最後一個下車.

她替我用鑰匙把車門開了, 我跟她道別, 她再把門鎖上. 我在月台拍拍照, 等我拍了三張, 站長才禮貎地叫我不要拍, 反正我已經拍夠了, 便走到出口.

等著過關的人很多, 都是一條車的人嘛, 男室友跟老太太站在一起, 他太太還是抱著孩子. 大堂是一條長長的通道, 分成兩邊, 都放滿了座位. 人群站在右邊, 左邊空了, 我比較高, 看看左邊跟右邊也是去同樣的地方, 便踏在座位上走過去. 這一走可不得了, 後面有人談論, 我不管他們, 始終幹了一件不大好的事, 結果後面的人都湧到左邊去, 反而變了一件好事.

IMG_5268.jpg

人群走得那麼慢, 原來是要一個一個把行李送進機器去檢查, 工作人員還要幾個幾個乘客放進去. 我讓一個老頭子先走, 後面一個大嬸衝上來, 我本來有點生氣, 後來看見原來她是要趕上前面的親人, 才消了氣.

我過了機器, 走到海關的櫃台, 原來我沒有拿到大陸的健康申報表. 其實這個單子填來幹甚麼嘛? 我如果真的有病, 也不會告訴你, 免得你馬上把我趕回去, 或是把我關在甚麼地方七天.

我隨便填一下申報表, 然後再走到海關那裡.

「請問你的地址在哪裡?」一個二十來歲的官員, 穿上整齊的制服, 說話很客氣, 完全沒有從前那些官員的霸氣.

「你是說在大陸嗎?」

「對.」

「我住在酒店.」我心想:「酒店的地址你也要嗎?」

「請你說一下.」

我真的不耐煩, 他倒是耐性很強, 如果是十年前二十年前的話, 情況會反過來.

我都不太記得酒店的名字, 無錫的那家還容易記得, 宜興那家沒甚麼印象, 大概說了一個名字.

他很仔細的替我填上, 說一聲謝謝就讓我過去. 天啊, 我是在上海還是在美國? 我還沒有遇過服務這麼好的官員, 看樣子也不是只有他一個這麼好.

我順利過關, 回頭一看, 跟男室友揮手道別, 然後踏上我的回鄉之旅.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上午 12:56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T-100列車—早餐

東山

overcast

外面又在廣播, 不知道在說甚麼. 我一看, 天已經亮, 但還是睏得要命, 我不能再睡著, 腰的骨頭跟肌肉有點痛, 換一個角度睡也好不了多少. 我沒有意思看看外面是甚麼站. 好容易取出電話, 原來是早上七點多, 還有三個小時左右便會到上海.

我看看男室友, 他用被單把自己包起來, 像一個蠶蛹, 只把頭伸出來, 如果他動一動就像一條蠶蟲破蛹而出. 下面的老太太睡得蠻好, 我不方便看下面的女室友, 她很容易醒, 但聽不見聲音, 想她應該也在睡.

「豆槳……」女服務員在叫賣早點.

我要起來吃早點嗎? 還是很睏.

我可以起來吃方便麵, 但碗子在箱子裡, 不容易取出來. 還有房間的桌子上都是水瓶奶瓶, 下面兩個人睡得那麼好, 我泡了麵要放在那裡? 我也不好意思吵醒他們, 還是不要吃了.

我很想開電腦, 但又怕打鍵盤的聲音把他們弄醒, 還是不要開了.

火車的引擎又再發動, 離開這個不知名的站.

「稀飯……」廚子大叔在叫賣早點.

我決定下床走走, 要上洗手間. 那裡的臊味很刺鼻, 我把窗子打開了, 然後再沖沖水, 等味道沒有那麼強, 才進去用. 我小心的蹲下來, 怕袋子的東西掉到下面. 我不到三分鐘便辦好事, 站在門口沖水, 但水不夠多, 也不夠強力, 沖不掉, 我等了差不多五分鐘才可以沖第二次, 但結果也差不多. 我這樣光等也沒有用, 要想想辦法.

IMG_5207.jpg

我想找一個盤子, 但找不到, 去問在休息室裡面玩手電的服務員, 她說沒有. 後來我想起老太太曾經拿起房間的熱水瓶, 便馬上去找. 她看我在找, 替我取出來. 水已經涼了, 她倒了一點到自己的塑料瓶子裡面. 我拿去把水加滿, 再到洗手間去沖, 終於成功了!

我把熱水瓶再灌滿, 倒是忘了應該先把冷水倒掉. 我把熱水瓶放回房間裡, 然後去餐車看看. 原來已經有人在吃早餐, 我遠遠的看著, 不知他們吃甚麼, 反正看上去不大好吃.

廚子大叔又在推車賣早點, 我看一看, 還是覺得不好吃. 但如果現在不吃, 等一下又要趕火車到無錫, 又要趕公車到宜興, 我哪有時間吃? 我還是吃方便麵好了.

我回到房間, 坐在床上伸手去箱子裡面取碗筷, 老太太用她那雙無力的眼睛看著我, 生怕我從那一對夫婦的行李取了甚麼走. 我拿到麵, 是出前一丁的元祖麵, 份量多一點點, 又容易泡. 我再取了碗, 但不想花時間找筷子, 想起背包裡有一大堆用完即棄的筷子, 便隨便取出兩枝, 用開水把所有東西洗一洗, 把麵放在碗子裡, 把開水放進去, 用點力把麵壓在碗裡, 最後放上蓋子.

我還有調味料沒有放, 但只有一隻手, 要怎麼辦呢? 我到處走走, 想找個地方放下碗子, 最後放在通道上可以收起來的椅子上, 用最快的速度撕開調味包, 把粉通通倒進去, 再泡一會, 然後站著吃, 也看看外面的風景. 我吃完以後, 把碗子洗乾淨, 然後回到房間去.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上午 12:02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T-100列車—夢? 醒? 時分?

東山

overcast

快到午夜十二時, 一個男人隔著玻璃盯著我. 在他後面的人都興高采烈, 好像在大白天. 再過去一點, 那些人沒有聲音, 像死人一樣. 我在做夢吧, 還是在看恐佈電影?

晚上九點多, 我的室友都睡了, 上面的日光燈讓我關了, 但抱著孩子的母親開了床前的一盞小燈, 說女兒喜歡光. 我躺在上舖, 不大習慣睡在陌生的床上, 而且沒有換褲子, 身上的照相機錢包等重要的東西都沒有放下來, 只好端正的睡, 間中向右轉, 差不多一個小時才能睡著.

「哇---」

我好容易才睡著, 一陣子就給這個小娃娃吵醒.

還好她沒有繼續哭.

我繼續睡.

IMG_5245.jpg

「哇---哇---哇---哇---哇---哇---」

她的哭聲不煩, 反而有點嬌, 又像從前用的傳呼機, 只要達到目的便行.

這個小女孩通常只哭一聲, 現在哭了六聲, 我忍不住往下看, 只怕孩子的媽睡著了, 不知孩子會不會出了甚麼問題.

孩子的爸也醒了, 看見我往下看, 便叫醒他的太太, 不知他們說了甚麼, 男室友起來, 要在儲存間取點東西, 我把我的行李搬過去一點, 讓他容易拿到. 他拿了尿片, 然後往太太那裡一掉, 便倒下來睡, 真是好丈夫! 過了一會, 孩子又不哭了.

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 天啊, 我到底甚麼時候可以睡著? 但我不怪他們, 嬰兒一定會哭, 我看著她的父母照顧她, 也更明白父母愛的偉大.

我再睡著.

IMG_5250.jpg

外面有廣播的聲音, 天啊, 為甚麼又把我吵醒?

原來火車已經停下來. 我跟男室友看看窗外的環境, 不知道是哪一個站. 我反正給吵醒了, 便下了床, 要到外面去看看.

通道上的窗子都給服務員用窗簾蓋起來, 我打開一點點瞧瞧, 剛巧外面也有人h靠在窗口瞧著我, 把我嚇了一跳. 我直接的反應是放下窗簾, 但也想想到底他是甚麼人呢?

我走過一點, 再打開窗簾看, 原來外面是另外一條列車, 車廂裡大放光明, 乘客都在吵吵鬧鬧, 大吃大喝, 拿著撲克牌撕殺, 好像在開派對, 根本不像內地晚上十二時.

我再走過一點, 同樣是大放光明的車廂, 但裡面的人全都沒有聲音, 有些伏在桌子上, 有些躺在倚上, 也有人站著, 但大家都閉上眼睛, 好像所有人通通都死光了, 跟大吵大鬧的車廂氣氛差得遠.

IMG_5260.jpg

原來這個地方叫株洲站, 後來從Google的地圖上才知道這個地方在南昌南邊一百二十公里左右的地方, 也在廣州跟上海的中間. 其實火車經過的每一個站, 我都很想下車走走, 玩上三五天, 但中國這麼大, 人生又這麼有限, 錢更是有限中的有限, 很多地方我都無緣去.

對面這條火車是去廣州的, 到了午夜十二點便出發. 過了幾分鐘, 遠一點的月台又來了一班火車, 乘客都忙著上車, 然後又來了一班火車, 乘客都忙著下車. 這是半夜十二點, 就是香港也很少看見這種情況.

株洲站的燈不多, 但幾盞大燈也把這裡照得發亮, 其它的燈為乘客照出一條路.在火車裡工作的服務員走下來鬆鬆手腳, 或是站在梯級那裡, 握著扶手, 像奧運會玩雙槓一樣 (只是這個雙槓是直的, 不是橫的). 在月台上的站長走過來閒聊,大家都在這十分鐘左右的時間輕鬆一下. 時間到了, 服務員回到車廂裡, 把門關上, 站長看著列慢慢離開月台, 然後走到休息的地方去.

我拍了照, 然後再回去睡, 希望天亮以前不用再起來

我的火車也在慢慢開動.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11:39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T-100列車—最熱鬧的地方

東山

overcast

「2……2…..2……哇喲……3……3……3……哇呀……4……4……4……哇哦!」我沒有轉過頭來, 也知道是那個比較漂亮的女服務員大叫.

我差點以為自己到了賭場.

我在晚上八點半左右離開了自己的車廂, 要找點東西吃. 我走過高包的車廂, 所有門都關上, 房間也沒有聲音, 只有我一個人在通道上走, 也好像整個車廂只有我一個人. 我走到餐車, 裡面只有一個客人, 還有廚子、侍應跟服務員坐在一起. 他們看見我進來, 也懶得管我.

我走近他們, 那個比較漂亮的服務員瞟了我一眼, 口裡咬著口香糖; 一個廚子口裡叼了一根煙, 像老大一樣跟其他人說話. 幾個服務員在聊天, 其中一個在埋頭苦幹的算數.

「我現在可以點一些東西吃嗎?」

算數的服務員看了我一眼.「可以, 但不是每樣都有.」

我看看餐單, 想點麻辣豆腐, 他說沒有. 我再想想要吃甚麼, 她隨便說了三道菜,都是我討厭的. 我差不多要放棄, 結果還是點了一道青椒肉絲和一碗白飯, 三十塊錢不到. 她收了錢以後, 也給我寫了一式三份的單子, 撕下來, 給我兩份; 後來另一位服務員把我那兩張單子也取走.

白色的桌布很乾淨, 燈光也很亮, 倒是窗外一片黑漆漆的, 甚麼也看不見. 我找個位子坐下來, 背著他們. 一個女服務員正獨自坐在一個角落在打電腦, 我鄰桌的一個大個子點了四道菜一個湯, 有些是我點不到的, 但他只吃了那麼一點點, 然後一起喝啤酒打電話. 他穿上一件白襯衣, 理了一個小平頭, 但老是抽著煙, 抽了一根再一根, 還換個座位, 比較接近我. 過了一會, 女服務員把剩下來的東西都收回去, 多可惜呀!

IMG_5236.jpg

我聽說這條列車的食物水準蠻高的, 結果真的名符其實. 我嚐了一口青椒絲, 竟然是辣的, 還是很新鮮, 肉絲軟軟的, 最奇怪的是他們好像沒有放味精, 我整個晚上也不覺得口乾. 白飯來了, 我起勁的吃. 那些服務員和廚子也開始吃晚飯.

我吃完飯以後, 不想離開這裡, 便看看書. 那個女服務員前來收拾我的碗碟都收去, 還跟我說了一句話. 她可能要看看我懂不懂她們的話, 但我沒有仔細聽, 只說了一聲謝謝.

他們吃完飯以後, 便在大叫大鬧, 我想他們在玩撲克. 他們忙了一整天, 也難得可以在這個時間興鬆一下, 我希望他們沒有賭錢 (雖然沒有甚麼可能).

我在看周星馳的電影嗎? 一股薄荷味道不曉得從哪裡來. 我抬頭一看, 竟然是一個女侍應在酒吧刷牙! 看上去他也蠻漂亮的, 只是頭髮弄得像一個爆開的椰子, 怪難看的.

我前面那個大個子拼命的抽煙, 我終於撐不下去, 把書收起來, 回房間去. 我經過酒吧的時候, 那個女侍應好像在洗腳呢!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上午 7:30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十個在二十一世紀坐火車去旅遊的原因

東山

overcast

1 火車票比飛機票便宜

2 坐火車比飛機安全, 起碼火車不會從天空掉下來, 頂多是出軌、相撞、給恐佈份子炸掉

3 坐火車可以去餐車吃飯, 坐飛機不能去餐機

4 坐火車可以走馬看花 (火車飛快的走, 外面的景色轉眼便過), 坐飛機只可以當神仙 (都在雲上嘛)

5 飛機要坐, 火車可不一定要坐, 當然在飛機上也可以睡在床上, 只是價錢不是你跟我可以付的

6 火車已經提高速度, 老太太說從前香港去上海要三十六個小時, 現在只要十八個小時

7 雖然坐飛機可以看電影, 但坐火車可以看電視—雖然那些在床邊的電視都沒有節目

8 坐火車時間比坐飛機長一些, 心裡面覺得票價比較合理

9 二十一世紀的火車比從前的火車更衛生

10 坐火車旅行可以告訴人家: 我還年青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上午 7:27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日誌 26 - 30, 總共 36 篇日誌) « 頁面 1 2 3 4 5 [6] 7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