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lerspoint 提供的旅游博客

當家庭主婦遇上敲擊樂

東山

semi-overcast

一群家庭主婦圍著冰箱起勁的敲打, 像非洲土人慶祝或祭祀的聲音.

但這裡是超市.

我還沒有走到門口, 平頭的保安員便不讓我進去, 要我寄包. 我的背包很大, 根本不能放到那些電子寄包箱裡, 他叫我去服務台. 服務台前有幾個顧客, 我等了不到半分鐘, 戴眼鏡穿上藍白制服的女服務員便問我有甚麼需要, 我說要寄包, 想自己拿進去, 便告訴她包很重, 但她自己取了, 放在架上, 然後給我一個牌子, 我便輕輕鬆鬆的進去超市.

超市有兩層, 我先到上面的一層, 先跑到賣書那裡, 但有點失望, 書不多, 種類也很少, 但是一群十幾歲的年青人在看得起勁. 我走到旁邊看DVD, 找找今天早上看過的電影, 但找不到. 再過去一點有文具, 我一直想找便宜而且外型好一點的原子筆, 先找到一枝外表像派克最平宜那種, 上面是銀色, 下面是藍色, 只售$2.2. 我再看上去, 原來這裡也有Faber-Castell的原子筆 (我從來不曉得有這個牌子的原子筆), 只售$9.9. 筆和一根筆芯包在一起, 筆的外面是朱紅色的膠 (Poly Gel), 只有筆尖、按鈕跟筆插是銀色的, 但那根筆芯是黑的, 我不用黑色原子筆, 便想找藍色的, 但這種設計的筆只有黑色筆芯, 最後想想價錢很花得來, 我可以在香港配一根藍的筆芯, 就是配不到, 也可以放在公司, 所以取了一枝.

這個超市比香港的超市還要厲害, 因為這裡有摩托車賣! 一部要兩千五百塊, 車後面有箱子的要兩千六百塊. 如果我要買一部, 是不是直接把摩托車推到收錢的地方, 或是把摩托車放到購物車裡, 不, 是放在購物車上面, 然後推到收錢的地方, 讓女服務員把摩托車放在電腦掃瞄器上, 或是從摩托車找來電腦編號. 我付錢以後, 便直接開回旅館. 不, 我還沒有買汽油呢! 請問汽油放在哪裡?

IMG_6124.jpg

我走過賣衣服、廚房用品、清潔用品的地方, 來到賣個人衛生用品的地方, 發現那種古老的剃刀 (雙面刀架那種), 只要$7.5, 雖然曾經有人告訴我這種刀容易弄傷, 我還是想買. 超市裡的剃刀都用透明保安盒子鎖起來, 付款的時候女服務員會用特別的方法拆開, 但我的刀只是七塊五毛的東西, 為甚麼九塊九毛的原子筆又不用鎖呢?

走到下層, 全都是賣食物的地方. 我喜歡走大陸的超市, 因為它們的貨品很多, 不像香港那些超市, 長年累月都只賣同樣供應商的貨品, 還把價錢定得很高. 真是很懷念蘋果日報從前辦的報紙超市, 只要看報紙挑好東西, 打電話便有人送到, 服務快捷, 工作人員友善, 貨品也很不同 (也因為兩家大的超級市場連鎖店封殺才可以賣與別不同的貨品), 我最記得的是出前一丁的生麵, 沒有油炸, 摸上去像上海幼麵, 味道好得很, 也比較健康, 價錢不到十塊; 可惜最後蘋果日報放棄這盤生意, 我以後也吃不到這個麵.

在這家超市, 我看到很多熟悉的產品, 也有很陌生的, 譬如我沒有膽量去嚐的鹵汁驢肉、做餃子用的粉、不同種類的瓜子和飲料等等. 豬肉肉餅和金華火腿月餅是我喜歡的, 所以我等服務員等了半天, 還是原意買.

在一個像冰箱旁邊, 一群家庭主婦起勁的敲, 原來那些放了切了一半的魚. 魚都結成冰, 沒有包裝, 按重量算價錢, 所以這些家庭主婦想要把魚裡面的冰敲出來, 最好也把魚的腦袋骨頭內臟鱗片也一併敲出來, 魚便會輕一點, 價錢也平一點. 魚啊魚, 你真可憐, 生前給人抓了, 殺了, 死了還要讓人「打屍」(不是鞭屍, 因為沒有用鞭, 只是不斷敲打)!

我走到收銀處付錢, 服務員問了很有禮貌的問了一個我很討厭的問題:「先生, 你要付錢買塑料袋嗎?」 我以為只有香港才會聽得見, 我下午在別家超市買完東西後不是已經支持環保嗎? 我說不要, 付錢後便拿著幾樣東西走到服務台, 那裡一個客人都沒有, 女服務員笑笑的說我的背包很重, 還問我從哪裡來. 我回答她以後, 便把剛才的東西放在背包了, 放不下的便往褲子旁邊的口袋裡塞, 然後離開.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8:04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西瓜大俠逛商場

東山

semi-overcast

幾個「武林高手」屏息以待, 把三個人包圍.

這三個人左看右看, 希望找一條生路.

微涼的風在吹.

三個人裡的「大當家」開始展示他的套路: 太極拳.

「我有一個大西瓜……」

他是賣西瓜的.

我只了半個小時便醒來, 不能再入睡, 只好躺在床上看電視, 然後在六時半離開旅館, 要走路去看過的商場吃晚餐. 太陽開始下山, 「蛋黃」落在一家旅館後面, 很有詩意, 但我沒有住在那家旅館. 我拍了一些照片, 走到一個路口, 想想前面還有很多泥路, 倒不如從另的地方走過去.

我過了馬路, 走進另外一條街. 這裡原來有很多小館子, 只是我沒有膽量去嚐嚐, 也一心一意要到商場吃吃別的. 路旁有兩個攤檔賣串燒肉的, 我走到其中一個攤檔去看看, 發現沒有羊肉, 便打消念頭.

一部農民常用的貨車上的擴音器叫著「每斤八毛」, 原來是賣西瓜的, 幾個人像武林高手一樣圍著賣西瓜的三個人—只站著看不動手.賣西瓜的人努力游說武林高手, 但高手就是「低手」(眼高手低嘛!), 不為所動.

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自己挑西瓜, 便扮成其中一個武林高手, 看看情況, 正所謂「敵不動我不動」, 當家先做我的敵人. 後來有個拖著女朋友的年情人要買, 當家挑了兩個放在電子秤上, 但年情人不大喜歡, 要自己挑.

我看見一個「樣子」不錯的, 用手水摸一摸, 看看當家沒反應, 便拍兩拍, 當家還在游說剛才的男人買西瓜, 他的助手只看不動, 他太太也只是在後面看著. 我便把西瓜捧起來, 再拍兩拍, 然後拿到當家面前. 他太太走上來說要看看我挑的西瓜好不好, 也拍兩拍, 然後說好, 放在電子秤上, 然後用塑料袋包起來, 我付了三塊錢便離開, 讓那些武林高手繼續討價還價.

不到五分鐘, 我便到了商場. 原來商場是兩個連在一起. 我先把西瓜放在背包裡,然後在商場外面走走, 那裡裝修漂漂亮亮, 也有很多館子, 有我熟悉的名字, 但沒有我熟悉的價錢餐單, 只好視而不見, 繼續向前走. 前面是一個讓人家泊摩托車或是自行車的地方, 但音樂很強, 原來在那家賣外國人家鄉的炸雞的店外有兩個擴音器, 放著葉倩文的【瀟洒走一回】, 超過八十個家庭主婦站成一排一排的跳舞, 有些動作更像日本舞, 其他的倒像老人家的體操; 一群老頭坐在前面的椅子上看.

我走到商場裡面, 這裡空調充足, 電燈光亮, 店舖整齊, 還有一個美食天地, 但客人只有幾個 (差不多七點鐘才只有幾個客人? 不倒閉還真不容易呢!). 我走過去看看有甚麼好吃的, 一個二十歲不到、戴上鴨舌帽的女職員問我要吃甚麼, 我看到頭上的餐牌寫著很多鐵板炒飯, 包括我喜歡的鐵板孜然羊肉炒飯, 但要$22, 比起鐵板牛肉炒飯貴了十二元! 我再看看旁邊那一家, 賣的都是麵條. 反正商場裡面有很多地方吃東西, 我也不用急著馬上吃, 便不發聲的離開.

我走到二樓, 看見有通道到剛才有很多館子的商場, 便走過去, 就像是從「人間仙境」走到現實. 這個商場裡面沒有店, 燈比較暗, 空調也不夠, 顧客更只有十來個, 很多地方都沒有人. 一家館子在我前面, 四個職員只可以聊天, 因為裡面一個客人也沒有. 走到上層, 先看見一家會所, 外面宣傳聲色犬馬的表演, 另外一邊有電玩, 但只開了三部機器, 反而旁邊的桌球室經營得比較好, 幾張桌子都有人打球, 連小孩也可以進去. 美式桌球每小時十五塊, 英式的二十塊, 但我一個人打沒意思, 便趕快回去另外一個商場, 去逛逛那家超市.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8:02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提著紫砂壺遠足

東山

semi-overcast

我揹了背包, 手上拿了一個盒子, 裡面有一套紫砂茶具, 包括一個茶壺和幾隻杯子, 褲子旁邊的口袋放了一罐飲料和一瓶西袖汁. 我要走幾百公尺的路, 路上都是工程, 很多地方都是泥土, 還有下雨後的積水. 車子沒路走, 開到行人路, 我逼著要站在一旁, 讓幾部汽車走了以後, 才在下一部汽車來以前, 匆匆的走過去. 我怕會打破茶具, 要小心的走, 後悔剛才沒有乘出租車, 現在又等不到. 就是等到了, 我是否會為了還有兩百米而上車?

我離開了徐悲鴻紀念館以後, 慢慢走過世紀大橋. 車不算多, 但開得蠻快. 「嗖---」一部車子經過, 「嗖嗖------」兩部車子從不同方向經過, 「嗖嗖嗖------」三部車子從兩個方向經過, 「嗖嗖嗖嗖------」嗖甚麼嘛? 我又不是要數汽車! 還好大橋的行人路有石圍欄, 不怕車子衝上行人路.

風吹到河上, 吹到大橋, 兩岸的楊柳在搖. 但這風不夠大, 我走得滿身是汗, 而且這幾天一直走路, 實在很累. 我走到大橋的另一邊, 在一個公交站停下來, 看見兩條路線, 不大曉得去哪裡, 但只要上車, 在市內兜一圈, 讓我休息一下, 或是在甚麼好玩的地方下車便好.

IMG_6064.jpg

等了幾分鐘, 還沒有公交出現, 我左看右看, 想想要不要再走路.

「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

一輛公交的車長在看著我, 想知道我要不要上車. 他輕輕的按喇叭, 只是要通知我. 我馬上舉手, 車子停在我前面, 我付了車, 找個位子坐下來. 這部公交沒有空調, 我可以把窗子推開, 讓外面的風大大的吹著我, 我覺得涼快, 又可以吸一點新鮮空氣.

車上只有十來個乘客, 前面有兩個女學生上了車, 後面的奶奶跟小孫子拿著一包橘子下車, 沒有香港公交那麼擠.

這部公交開到很多我不認識的地方, 也有很多地方在蓋房子, 後來車子到了我曾見看見的地方—宜興城南汽車客運站, 便下車去看看.

這個客運站的路線不多, 差不多所有的目的地我都不認識. 車站裡有幾個職員, 乘客倒是一個也沒有. 大堂旁邊有商店, 兩位女服務員在打理, 但沒有客人.

IMG_6071.jpg

我走到賣紫砂壼的店, 那位女士向我推銷. 我自己不想買, 但要送一套給人家. 我猜這裡的茶壼一定會貴一點, 但價錢還可以, 我也不用到處找, 便買了一套. 女服務員小心的替我把茶具的箱子包好.

這個時候來了兩個客人, 都是穿上西裝的. 其中一個胖胖的, 看一下櫃子裡面的紫砂壼.「這個多少錢?」

女服務員說了一個價錢.

「怎麼這麼貴呀?」

其實他想要的茶具還不到一百塊.

女服務員看著我.「我替你用繩子綁一下, 讓你容易拿.」

她便去取繩子, 先不管這個胖的顧客.

「我是從北京來的, 可不可以再平宜一點?」

「不能再平宜了!」她還在替我把茶具的箱子綁好.

胖子還在看, 然後想辦法討價還價. 我倒是在想: 我買的茶具不貴, 但服務員沒有在收錢以後便不管我, 反而替我小心包裝; 宜興的好人真多!

服務員包好以後, 把茶具給我, 我謝了她後, 便離開車站.

我曾經坐出租車經過這裡, 而且這條街的另一邊便是旅館, 所以我決定走路回去.

IMG_6083.jpg

我走了大概一百米, 經過另外兩家旅館, 到了一家小的超市. 我好奇的進去看看, 然後買了飲料. 我的背包放滿了東西, 所以把飲料放在我褲子前面多出來的兩個口袋了, 再繼續上路.

這條街在旅遊區, 很多地方都有工程, 連行人路也不好走. 幸好沒有下雨, 只是泥地跟水混在一起. 我小心的走, 也走到人車爭路的一段. 路上有新蓋的旅館, 我在網上看過, 只是想省錢, 所以沒有租.

我又走了一百多米, 一雙腿早已發酸, 很想找一部出租車, 但都等不到. 最後我看見附近的市政府辦事處, 知道很快便到旅館, 所以放棄等車, 走了不到一百米, 便回到旅館, 馬上回到房間, 把所有東西放下來, 去洗個澡, 然後躺在床上, 讓自己慢慢睡著.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9:39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徐悲鴻與荷花池

東山

semi-overcast

在群樹中間, 有一個比籃球場大一點的石池裡, 綠油油的荷葉差不多把整個水池覆蓋了, 圓圓的葉子都伸出水面, 偶爾還有白色的荷花跟葉子比高. 少數的葉子扁扁的浮在水面上, 並開始發黃.

石圍欄有不同的設計, 有青色陶瓷小柱, 也有像花瓶的小柱子. 不同種類的葉子纏繞著部份的圍欄, 甚至想從石縫中伸展到水裡. 石圍欄有一個缺口, 有一條樓梯可走到水邊, 如果有一葉輕舟和一條竹竿, 讓我在池中輕飄, 或在池中停下來, 躺在輕舟上, 跟荷葉為鄰. 兩個不到八歲的小孩子看見我走到樓梯上, 便嘻嘻哈哈的跑過來, 小女孩用腳輕輕的點點水, 還得意地看著我, 像向我挑戰:「大叔, 你敢像我這樣點水嗎?」

IMG_5927.jpg

這個荷花池在徐悲鴻紀念館和尹瘦石美術館的旁邊.

我先走到尹瘦石美術館, 二樓在展覽紫砂壼和石碑, 但我對這些東西的興趣不大. 展覽廳外的木椅子和茶几, 茶几上有一塊玻璃, 上面還放了一個煙灰缸, 這樣的擺設充滿六七十年代的氣息, 反而讓我著迷.

三樓的展覽廳仲紹尹瘦石的生平, 他和友人的一張照片拍得很好, 很傳神. 兩個人穿上西裝, 一前一後, 用上前衛的拍攝方式—不看鏡頭. 展覽廳沒有他的作品, 就是有了我也不大懂怎樣去欣賞.

我回到二樓, 坐在另一張長的木椅子. 我才來了兩天, 但一直在走路, 累得要命, 很想睡, 本來想要興鬆的旅遊, 結果還是逃不了香港的旅遊方式: 在最短的時間看最多的東西, 但我可不是走馬看花, 遇上好玩好看的地方, 我還是可以花很多時間留下來. 風不斷從窗子吹進來, 我站起來去看看, 原來可以看見西汣河跟世紀大橋.

IMG_5942.jpg

我離開了美術館, 走到徐悲鴻紀念館. 途中有一尊徐悲鴻的石像, 大概高六米, 一雙憂鬱的眼神看著遠花, 穿上長衫戴上頸巾, 手上不知拿著一卷書還是一隻杯子. 我走到二樓, 迎接我的是徐悲鴻的七個簽名和十二個圖章印, 他也用毛筆寫了魯迅的名句:「橫眉冷對千夫指, 俯首甘為孺子牛.」

三樓的擺設讓我不能理解. 在大堂放滿了圖畫, 而且在兩邊圖畫比人還大, 但大堂中間倒放了一張現代的「藝術品」: 打乒乓球的桌子, 難道這裡的職員會在休館期間打球? 殺球的時候, 打在【田橫五百士】上面, 讓它多了一個人頭, 成為【田橫五百零一士】? 還是打在圖畫的上面, 讓它成為【白色的太陽照亮田橫五百士】?

我離開紀念館之前, 一直都對一幅畫念念不忘, 是徐悲鴻最擅長畫的馬. 其中一幅畫裡面, 黑白兩色的馬在奔馳, 四蹄踏在黃色的草上, 頸背上的毛跟尾巴都隨風揚起. 我忍不住來來回回的看了三次才走.

IMG_6025.jpg

徐悲鴻的一生也像馬. 他家境清貧, 像馬一樣, 在人生的路上奔馳, 從街邊賣畫為生, 到成為彭城中國的教員, 後來去了上海學德文和法文, 考進復旦大學, 再到日本和法國深造. 他這匹「馬」, 不斷為自己的理想去跑. 很多人都有理想, 都要在人生的路上跑, 只是誰願意一直跑到終點, 或是不能跑到終點也願意盡一生的努力去跑?

兩位藝術家的館跟荷花池為鄰, 讓我這種俗人也能夠附庸風雅一番, 在鬧市中欣賞美術作品, 也可以欣賞自然美.

IMG_5886.jpg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8:07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王府的寶藏

東山

overcast

太平天國輔王府的寶物是甚麼? 黃金? 珠寶? 藏寶圖? 我看過了, 裡面通通都沒有, 但這裡有一樣在很多人眼中看似平凡的東西, 但對我來說, 這是寶物.

還沒到兩點鐘, 王府大門依然緊閉, 旁邊兩家小店倒是開了門. 右邊那家集郵社好像沒有甚麼好看, 左邊那家書店倒像回到幾十年前. 我進了門, 踩在木的地板上, 那些木條像比我年紀還大, 店主不用裝防盜系統, 甚麼人進去, 只要踩在上面, 都會發出聲音. 我的左邊跟前面是幾個木書架, 有新書也有舊書, 連線裝書也有. 右邊是一個櫃台, 上面有書, 下面的玻璃架子有些瓶子罈子, 像舊石器時代的陶器, 應該是古董. 古董是有遠古的歷史, 但值不值錢倒是要看你懂不懂, 所以我不懂.

店主起碼有六十五歲, 理了一個小平頭, 頭髮發白, 一副銀絲眼鏡架在方方的臉上. 他穿上中國「傳統」民族服裝: 白色無袖汗衣跟灰色短褲, 兩條腿架在一張板凳上. 他椅子旁邊和後面的架子上, 都放滿大大小小不同的古董. 他把報紙舉高, 完全不管我.

IMG_5850.jpg

我看這種舊式書店並不多, 而且很容易讓現代社會淘汰, 所以想拍照.

「請問我可以在這裡拍照嗎?」

店主放下報紙, 從銀絲眼鏡裡瞪大眼睛看著我.「有甚麼好拍嘛?」

我示意他的櫃台跟後面的架子.

他大揮左手, 說了一個「不」, 然後舉起報紙看, 我只好離開, 在門口拍幾張照片.

這時候, 王府的大門已開, 售票處還沒有人, 倒是有一位男服務員坐在門旁的桌子後面.

「請問現在可以買票嗎?」

他二話不說, 從抽屜取了門票.「五塊.」

我付了錢, 取了門票, 小心的摺好, 然後走進去.

我前面的房子漆黑一片, 我還沒有弄清楚情況, 一名大概四十歲的女服務員走到我身邊, 問要我了票, 撕下一部份, 還了給我, 然後去那房子裡面開燈.

一進去房子, 便看見一個石像.

「這是輔王楊輔清.」女服務員說.「他跟楊秀清是親戚.」

對, 一個秀, 一個輔, 兩個都叫清.

IMG_5869.jpg

我馬上取出簿本抄下來, 表示我尊重她的講解, 她也樂得繼續跟我說.「這座府第本來的主人姓史, 後來讓楊輔清變成王府. 這裡有四進, 第一進……」

第一進到第二進是甚麼, 我可以看見, 但聽到她的一句話, 倒是有點失望.「第三進不對外開放.」

她講完以後, 我自己參觀, 牆上有些圖畫, 是軍事機密: 「大螃蟹包小螃陣圖」、「螃蟹陣偏左圖」、「螃蟹陣偏右圖」等等, 我如果照著這些陣法練兵, 一定可以訓練一支有質素的太平軍—讓人家打過落花流水.

我到了第二進, 原來是個藏寶圖. 宜興舉辦了一個攝影比賽, 題目是宜興的名勝 (不受一般旅客歡迎的那種), 包括考古地點、小橋、古街、舊房子等等, 照片在王府裡展出. 我看著那些名勝, 抄下幾個自己想去的地方和大概地址, 我就是不能去, 也已經看過一次, 也算是旅途上的收穫.

這些地方, 沒有名勝那麼受歡迎, 但保留了宜興的傳統特式, 我後來便誤打誤撞的去了其中一個, 玩得很高興. 這就是我在王府找到的寶物.

发表人: E世代鐵道之旅 下午 9:09 收藏在 中國 Tagged backpacking 評論 (0)

(日誌 11 - 15, 總共 36 篇日誌) « 頁面 1 2 [3] 4 5 6 7 8 »